【公益觀點】請尊重公益背後的善意‧《水蜜桃阿嬷》募款爭議的省思
抱歉引用未先告知,如有叨擾煩請通知一聲

關於這件事我只有短短幾個感覺:

1. 我不懂,為什麼很多人會覺得這個活動的捐款只能捐給阿嬤,那種事只要水果日報花個半版就可以做到了,而且他們也有在做,又何必動用商周這麼多人力物力去弄這樣一個專欄,目的真的只是為了要大家捐款給阿嬤?別鬧了。

2. 阿嬤和孩子無原無故被扯進這樣的政治事件,到底是商周在消費阿嬤,還是政治在消費阿嬤?

3. 商周的道歉在我看來不需要,但也是最後手段,希望大家不要再去傷害這家人了。

4. 這整件事都被炒作得很無聊!

以上個人觀感,我討厭什麼事都要跟政治扯在一起。

另外敝人也訂了兩箱阿嬤的水蜜桃,期待中。
創作者介紹

MOS發牢騷

martha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issX
  • 其實
    Bart是我朋友耶
    我還滿佩服他的
    他退伍之後就一直在公益單位做事
    真的很討厭這些媒體的手段
    他們一家子很無辜
    為何要讓他們承擔這樣的社會現象
    無言啊......
  • marthahu
  • 看完Hemi上的留言很是失望
    原來大家看完的感覺都只有"我要捐錢給阿嬤"
    只能說這部片子拍得很成功...哈哈...無奈...
  • 以下引用Hemi上個人覺得比較中肯的一篇

    一個驕傲媒體的邏輯

    「水蜜桃阿嬤」事件涉及到幾個不同層次的問題。

    走火入魔的商周邏輯

    這次「水蜜桃阿嬤」事件,充分表現出這是走火入魔的「商周邏輯」所導致的。商周人自認為聰明,自認為掌握贏的邏輯,自認為商周已經做到第一品牌還有什麼好挑剔的,自認為做什麼都是對的,正是在這樣強烈的組織文化/企業文化的氛圍下,終於踢到鐵板。7月4日,中國時報刊登出質疑的新聞後,商周的一系列作為,仍然表現出這種強烈且驕傲的「商周邏輯」──不願坦白承認錯誤,高調反擊批評者。


    商業周刊憑什麼可以製作生命教材

    「一個台灣兩個世界」,是商業周刊的年度大專題,也是商周塑造品牌形象的一大主題。今年,商周說要關懷「自殺」,幾經評估,決定選擇水蜜桃阿嬤的故事,作為今年的選題。水蜜桃阿嬤的女婿、媳婦、兒子相繼自殺,留下七個孫子。
    每年的「一台兩世」都有配合募款活動,這次商周設計的活動內容是,購買生命教材,贈送給全台的小學。

    從阿嬤的故事,跳到購買生命教材送給全省小學,這個生命教材還是自己設計的,不覺得這個邏輯太奇怪了嗎?活動的設計,離想要表現的主題,根本太遠了。但是,強烈的「商周邏輯」,穩穩的支撐著這個選題和募款的設計方案。甚至商周編輯部還認為自己做了全天下最善的事,今天竟然還要接受社會的質疑,真是太委屈。

    總編輯王文靜在TVBS上解釋說,因為商周也是做出版的,而且台灣自殺防治的教材非常匱乏,所以覺得商周可以來做生命教材。又是強烈的「商周邏輯」。但我們不禁要問:商周憑哪一點專業,有資格來製作生命教材?

    商周的生命教材有三項,如果兒童劇團的演出,目前大家都還沒看到,先不評價。紀錄片大家看到了,影片充分表達了阿嬤對命運的堅毅,但這樣就叫生命教材嗎?至於手繪本,看了幾頁樣品,也不懂這樣的東西就叫生命教材。對生命絕望的人,看了這部紀錄片和手繪本,就不想自殺了嗎?社會大眾絕對有資格來質疑。


    對自殺的解釋真是「唯心」到了極點

    電視上播出的「水蜜桃阿嬤」紀錄片,看完後,幾乎沒感覺到談了「自殺」這個主題。當然影片中很清楚的交代了,阿嬤兒子、媳婦自殺的經過,阿嬤也很不解為何他的兒子要自殺。但僅此而已,影片中完全沒有去探討這個自殺的背後到底是什麼。

    接著再去看雜誌的報導,作者也提出了疑問:阿嬤兒子為什麼自殺?難道因為百萬卡債就自殺嗎?好問題。但作者的解釋竟然是,找來一個所謂的專家,然後說:「這是典型的邊緣型人格」。

    「水蜜桃阿嬤」個案的故事,是專題的第一篇報導。專題的第二篇報導,試圖解析台灣的自殺問題,但大標竟然是「價值觀崩潰 十歲就輕生」,再看內容,滿篇講什麼「心貧」。返回「水蜜桃阿嬤」個案的報導,文章中被摘出來放大的話,竟然是「水蜜桃阿嬤的哲學:把棉被蓋起來,就不煩惱了」,整篇文章也被賦予了一個副題「一個愛與原諒的故事」。

    奇怪不是談自殺嗎?為什麼結論的導向竟然是:快樂就好。從紀錄片處理個案的方式,和雜誌的報導,隱含的結論,無一不「唯心」到了極點。

    總編輯王文靜在TVBS上解釋說:我們也很關心結構性問題,「水蜜桃阿嬤」的故事只是這個專題的1/4,專題還指出了政府對自殺防治的六大缺失等等。標準的「商周邏輯」──用自己狹隘的世界觀詮釋複雜的世界。(商周人一定不服,走遍全世界還會說英語,怎麼是狹隘…)


    財經專業?還是勵志小品?

    商周認為「一個台灣兩個世界」這個專題,正是要關注贏者圈外的世界。這聽起來,很有社會感,道德形象很好。

    但長期觀察幾年下來的報導,還有商周平常的報導取向,可以發現,說是要關懷另一個世界,但根本是用自己世界的邏輯,去解釋和呈現另一個世界,也從未曾敞開自己的腦袋,去了解另一個世界。

    談自殺問題,說是「心貧」。其實商周人,自己就是最大的心貧族。工作壓力大、節奏快,但生活卻是平淡單調到可以。報導類似水蜜桃阿嬤的故事,最大的作用就是給他們自己的生活帶來一點光和激勵──阿嬤那麼慘,我還是很幸福的。

    所以,與其說「一台兩世」有什麼社會責任感,毋寧說是商周人自己需要這類的故事來刺激自己、激勵自己。當然,這樣的心情的確瀰漫在台灣社會許許多多的白領上班族之中,所以商業周刊不敗於市場,而「商周邏輯」也就這麼被確立下來。

    所以,很容易就可以發現,號稱財經專業的商業周刊,其實內容的財經含量遠低於像工商時報、經濟日報、財訊這樣的媒體。商周以故事著稱,商周也以自己能寫出感動人的故事自豪。

    再拿這次自殺主題來說,財經媒體竟然沒有去分析這個自殺個案的政治經濟社會背景,在談整體台灣的自殺問題時,竟然也用心貧去詮釋。到底商業周刊是財經專業,還是勵志刊物?


    捐款應該給個案?還是通案?

    再來,應該談到搭配「水蜜桃阿嬤」的募款問題了。

    商周不斷解釋,募款不應該針對個案,往年也是這樣。在某種程度上,我同意這樣的說法。但要問的是,既然在紀錄片的處理上,完全不談通案問題,鏡頭全部在水蜜桃阿嬤一家人身上,募款廣告文宣又全都搭著水蜜桃阿嬤,這怎麼不讓人產生錯覺,以為募款的捐助對象應該就是水蜜桃阿嬤一家?

    的確應該講通案、結構性問題。但既然商周的處理方式是如此微觀、唯心,怎麼募款的資金運用又是通案的?這都在在讓人產生錯覺和誤解。


    文宣簡化?還是根本想A錢?

    好,就算大家都看清楚募款廣告,是要買生命教材,是通案處理了。但這個募款活動仍然問題重重。

    總編輯王文靜在TVBS上解釋說,募款廣告的說明與當初向內政部提出的計畫書不一樣,是由於在製作文宣時的簡化,導致的落差。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為什麼在7月4日爆發爭議時,不立刻拿出給內政部的計畫書和預算表?為什麼在之後的幾天,陸續編造了不同的說法?(到目前為止,我們也不知道7月7日公佈的預算表,是否就是給內政部的版本。)

    僅這一點,完全能懷疑,這個募款的設計,就是想A錢。而商周一再辯稱自己是善意的初衷遭到誤解,也根本完全不能成立。

    我想商周的主其事者,不可能在事發後,仍然沒發現原始計畫書與廣告文宣有很大的出入。但為什麼還要做出一連串的反擊動作,死不認錯,原因很簡單,那是因為主其事者在編輯部內所創造的「商周邏輯」將完全破產,主其事者在編輯部內的威信將盡失,所以只能再繼續編造各種謊言來反擊,這也是所謂的「商周邏輯」──只會贏,不可能輸。

    只可惜,事實真相真的太簡單了,幾個簡單的數字一比對,誰都能發現問題的存在。就這樣,自認為聰明、一定贏的「商周邏輯」,引火入焚,不攻自破。(end)

    作者:木枝 (bauki)

    marthahu 於 2007/07/13 12:00 回覆

  • marthahu
  • 1. 我以為這錢是要給阿嬤的(那蘋果日報花半版就可以做到,你看完紀錄片真的只有想捐錢給阿嬤的衝動?真不知這片子是太成功還是大失敗)
    2. 商周這樣去探討自殺很膚淺(那我們是不是都要寫論文式的文章才叫專業,但這種主題我八百年都不想看)
    3. 商周的包裝有問題(不予置評,但我個人看完紀錄片並不會覺得這只是一個要幫助阿嬤的東西)
    3. 商周的錢數目上有問題(真的要說商周錯就錯在此,講到錢的問題就是很敏感...)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