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發表於憧憬騎士團暴風酒館討論區

織風者,原名Galeweaver
在CEQ中被翻譯成補風者
gale是狂風、颶風的意思
weaver則是編織的意思
我自己則將它翻譯成織風者
(其實應該叫颶風編織者,但是不太好唸也不太好聽)

相信很多人聽我提過這是個EQ中我很喜歡的裝備
它是信仰雨神卡瑞那的人才能製作的一面盾
(EQ的德魯伊是可以裝備盾牌的)
算是EQ主資料片時代的神兵
當然到了之後的資料片,這東西連做的人都沒有了...

我之所以會這麼喜歡這樣東西,當然絕對不是因為它的能力
而是它背後象徵的意義
在我還在橘子工作的時候
我曾經把它的任務整個整理了一次
在這邊,將它貼出來與大家分享...

=========================

去刺松林找「阿尼烏斯.松影」(1206,2074)

你說:「嗨,阿尼烏斯‧松影」

阿尼烏斯.松影 閉起眼,深深低頭鞠躬,「你好,小個子。我是阿尼烏斯‧松影,雨之守護者的大祭司,奎諾斯的特使之一。我被派到刺松林已久[很久]了,而且至今仍對這片純潔的聖地十分癡迷。幸好它沒有像諾瑞斯那樣被邪惡所玷污和破壞,這實在是人類的幸運啊!」

你說:「有多久了?」

阿尼烏斯.松影 柔和地微笑著,似乎勾起了自己的回憶,「六十年了。這是我出生的地方,也是我的家園。當我成年後,我前往奎諾斯學習當一名牧師,因為自己似乎並不適合做德魯伊教徒。雖然我得到卡瑞那自然的賜福,卻發現自己更適合治病救人,造福人民。當安東尼三世必須封閉刺松林時,我被要求留在奎諾斯。只有卡瑞那的德魯伊教徒和遊俠才留在叢林中,那是為了保留刺松林的文化傳統所必需的。但我們並不想讓自己的傳統遭到割裂,於是即使在森林之外也堅持我們的信仰,繼續執行雨之守護者的[神聖之路]。」

你說:「什麼是神聖之路?」

阿尼烏斯.松影說:「在雨之守護者的教義中,有很多儀式,典禮,祈禱詞和祭祀活動。其中很多是德魯伊教徒的日常功課,同他們保護森林的職責一樣重要,而有的儀式則比較複雜,比如紀念季節變化的典禮就要持續好幾天。但這樣的典禮實在太多,隨著時間流逝,有的儀式連我也不能給出正確的解釋,而像你這樣只是聽一遍就更加無法理解了。你必須[內心堅持自己的信仰],真心堅持雨之守護者的道路,以此來獲得徹底的悟道。」

你說:「我內心堅持自己的信仰。」

阿尼烏斯.松影說:「我不願懷疑你對神靈的信仰。但你是否想過,自己的忠誠是否能夠接受最巨大的考驗,比如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來堅持真理?啊,這種問題並不是掛在嘴邊輕鬆說著玩的。除非能在現實中真正遇到這種考驗,不然是無法知道答案的。如果[你願意],我可以指引你的道路,讓你來發現自己的答案。」

你說:「我願意。」

阿尼烏斯.松影說:「好極了,孩子。你答應得如此痛快,真讓我欣慰。那你這樣做的目的應該只是為了證明你自己的忠誠,不然只是句空話而已。如果你完成這個任務,可以告訴自己是個合格的信徒,成為雨之守護者祭司的一員,一個補風者。公會中還有德魯伊教徒和牧師,我們互相交流知識,提高本領,其終極目標當然是效忠雨之守護者。你的第一段旅途將從尋找[卡瑞那天藍人偶]開始,它是每個補風者所持有的古代神器。」

你說:「什麼是卡瑞那天藍人偶?」

阿尼烏斯.松影說:「當聖者塔尼魯恩‧格勒維建立這個公會時,他給每個同僚一個他親手雕刻的人偶。據說塔尼魯恩用其風暴天賦佑護神殿時,剩餘的卡瑞那智慧之精被分配在人偶中。在過去的年代裏,年長的成員在卡瑞那風暴之眼中離世時,他會將人偶傳給一個新成員,同時他也繼承了先輩的記憶和榮譽。你必須也找到一個這樣的人偶。正好目前有一個無主的人偶被強盜搶走了,你要去把它奪回來。那個盜走人偶的人名叫德雷恩‧黑衛,是恐怖的黑暗盜賊公會的人,最近常躲藏在森林中。如果情報準確的話,你可以去瑞斯山脈尋找這個盜賊。」

如果好感度不夠時…

阿尼烏斯.松影說:「在我和你討論這件事情以前你得證明你對我們的忠誠。」


到瑞斯山脈有個強盜營地 (3037,1256),德雷恩‧黑衛就在其中一個帳篷內。

打敗他,從他身上拿到「卡瑞那天藍人偶」。


將卡瑞那天藍人偶交給阿尼烏斯.松影…

阿尼烏斯.松影說:「做得太棒了,朋友。你拿回的人偶預示了你未來的冒險之旅將大為成功。現在,還沒有人能擁有這東西--但等時候到了,也許你就是最適合的主人。如果你能[證明自己有資格]得到這個人偶,也願意證明自己的信仰配得上加入我們的神聖團體,請立下你的誓願,你的試煉將繼續下去。」

你得到「古代白色書卷」。


你說:「我能證明自己有資格得到這個人偶。」

阿尼烏斯.松影說:「那你還不能鬆懈,孩子。把這部書卷拿去。目前它對你還沒有什麼用處,但慢慢你就會理解其中的含義。保留這本書卷,然後設法得到[沉睡水晶球]和[雨之守護者文書]。」

你說:「什麼是沉睡水晶球?」

阿尼烏斯.松影說:「在諾瑞斯有好幾個魔力球,但這個水晶球對[雨之守護者是獨一無二]的。據說卡瑞那用她的第一場風暴來佑護這個地區,表示她接受居住在這裏的遊牧部落。當時一個牧人收集了風暴中散落在叢林裏的雨珠,把它貯存在一個陶罐中,然後埋在地下,作為他們感激這場風暴的標誌。在一百年後,當卡瑞那的神殿和卡瑞那雷霆神位建成之際,一個名叫塔尼魯恩‧格勒維的人發現了埋藏的陶罐,裏面仍然有雨水,是被一種難以言喻的方法保存了下來。據說塔尼魯恩把雨水倒入手上,催動咒語,將風一起封閉在這個古代雨水構成的球體中,並在他的魔法附法下變成一個水晶球。」

你說:「為什麼它對雨之守護者是獨一無二的?」

阿尼烏斯.松影說:「塔尼魯恩的水晶球是公會使用的第一個標誌性物品。後來它被不斷複製,神聖公會的每個人都有一個這樣一個水晶球。這些球體和人偶一樣,都是世代相傳之物。我們本來也有一個無主的水晶球,但在刺松林被封閉前它就不知下落。我們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但我們可以感應到它目前在一個並非卡瑞那信徒的牧師手中,並處於沉睡狀態。根據來自遠方的風之低語,這個水晶球在索如賽克之眼的深處,在一個名叫暴君尼祿斯的巨人手中。你必須找到這個古代巨人,把水晶球從他手裏奪過來。」

你說:「什麼是雨之守護者文書?」

阿尼烏斯.松影說:「當補風者公會建立時,塔尼魯恩和他公會中的同僚製造了一本如同魔法咒語的文書,但它無法被牧師智慧所引發,正如風暴一樣,它也是無序混亂的。當念出書卷時,風暴元素會任意隨機的出現。這本文書可以用來召喚風暴之精注入水晶球內,形成一面天空的鏡像,在那裏會有永恆的風暴之怒存在。但在刺松林被封閉之前這本文書就丟失了,據說是我們公會的前任大祭司諾恩德勞拿走了文書。他因為對公會不得不離開我們的聖地感到非常不滿,一怒之下拿了文書就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的最終命運如何,他對奎諾斯的怒火如同一種難以治癒的病症般不可救藥。在南卡瑞那平原你可以找到這個曾經不可一世的大祭司的遺體。說不定文書還在他的身上。」

至納迦芬之巢深處打敗一隻叫做「尼祿斯」火巨人,從他身上拿到「沉睡水晶球」。最少需要一隊Lv50以上的人馬殺進納迦芬之巢來擊敗這隻火巨人。

至南卡瑞那平原打敗一隻叫做「南祖長官」的怪物。南祖長官不能定身/緩行,並會攜帶一隻骷髏型的寵物,請找一至三位Lv50以上的朋友幫忙。打敗他後從他身上拿取「雨之守護者文書」。

至刺松林找阿尼烏斯.松影,將古代白色書卷、沉睡水晶球、雨之守護者文書交給他…

阿尼烏斯.松影說:「你做得很好,孩子。古代卷軸上面一直壓上了一個代表你信仰的小鏡子。這東西在你的旅程中一直跟著你,符文已經轉變成反應你的心跟心中之物。我已經做出了你的颶風之球,但是不要認為你的旅程到此就結束了。它是空的--風止息了,雲也停了。裡面的生命之血還沒弄到,你要去找。要做這件事,你必須到颶風支配的天空異界去。那裡住著一種叫颶風召喚者的生物。你必須毀滅他們短暫脆弱的,從中取得颶風之精。你不用為毀滅他們自責,因為其實你沒有毀滅他們。一旦你得到颶風之精,放到這個球中封起來,然後拿給我。」

你得到「靜風石」。

注意:靜風石是一個容器,拿取前請先注意自己身上是否有空位可以容納它。

至天空異界的第四島打敗一隻叫「颶風召喚者」的敵人,從它身上拿到「颶風之精」。此步是這個任務最難的地方,如果有機會上天空異界,記得多注意一下這個怪物吧。


將「颶風之精」放入「靜風石」中,並按下合成,即可得到「颶風之球」。

至刺松林找阿尼烏斯.松影,將「颶風之球」交給他…

阿尼烏斯.松影說:「你讓我大吃一驚,孩子。你做得真的很好,我很高興知道你辛苦的最後獲得了成功。能把我們的神聖標記給你,我覺得很光榮,歡迎你加入颶風編織者。驕傲地穿上吧,但不要炫耀。首先在思想與行動上去盡你對雨之守護者的責任,颶風編織者會在你最需要引導時引導你,在你可能失敗時保護你。人偶還是放在我這裡,我會將它埋在卡瑞那的聖龕中,作為你加入我們的紀念。當你要離開人間,另一個取代我大祭司位置的人會將它挖出來,因為我大概會在你生命盡頭之前先到卡瑞那的暴風之眼裡去。」

得到「補風者」。


任務所得:補風者----副手 防禦等級:25 效果:治癒之風(必須裝備,施展時間:6.0) 體質:+10 智慧+10 魔法值+30 抗寒+10 建議等級46 職業:牧師 德魯伊 種族:all 信仰:卡瑞那
創作者介紹

MOS發牢騷

martha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