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OS (Ducklegs) 看板: P_mos
標題: [隨便寫寫]小時候
時間: Mon Jun 27 21:43:31 2005

我小的時候(大約3~7歲時),住在台中縣烏日鄉。那個時候的烏日鄉還是滿佈稻田,路上還會有福壽螺的蛋,紅色一陀一陀的。

我唸的幼稚園叫「愛心幼稚園」,我也搞不清它是公立還私立,但偶爾會有人拿聖經故事給我們看,雖然我也看不懂就是了。

對幼稚園的印象就是,每天早上媽媽載著去上課,路上會經過一段爛泥地。在爛泥地的某處有一塊大石頭(對那時的我來說是顆大石頭),上面爬滿了紫色的牽牛花。每次遇到下雨,那條路總是積滿水,走起來也要特別小心。

到了學校,就要參加升旗典禮,這也是我最期待的時候,因為老師都會選最乖的小朋友到司令台擔任旗手,也就是負責把國旗升上司令台的人。那時候的我非常喜歡擔任旗手,每天早上選旗手的時候,大概也是我最乖的時候。

如果沒有被選到旗手,那就只好乖乖在下面唱國歌。說是唱國歌,其實不知道自己在唱什麼,只是跟著音樂唸一些自己也不懂的東西罷了。很多兒歌也是一樣,小時候跟著老師唱也不知道自己在唱啥,到了長大才有「喔....原來歌詞長這樣啊!」的感覺。

升完旗當然就是上課啦,幼稚園大都教一些數字啊、注音符號之類的,或是唱唱兒歌啦、做做勞作什麼的。我小時候懂的字雖然不算太少,但幼稚園教的注音符號我卻一個也記不起來。記得有一次老師叫我上台在黑板上寫「ㄏ」,我卻寫了個左右相反的ㄏ來,記得老師當時的表情非常複雜。

每次上注音符號課我都會呵欠連連。下課的時候,當然就是跟同學一起溜滑梯什麼的,但我小時候就有點內向(還是自閉?),常常喜歡一個人在鐵棒做成的橋上晃來晃去。當時幼稚園裡種了很多的聖誕紅,大家應該知道聖誕紅的葉子在摘下時,會流出白色的汁液,而那些汁液是有毒的。小時候因為不知道,加上有點貪吃,就喜歡去拔聖誕紅的葉子,讓它流出白色的汁液來吃。還好,我還是順利長大了。

在我的額頭正中央有一個疤,那是我小時候挑戰轉單槓的時候,不小心摔了個倒栽蔥,額頭直接撞到地上的石頭,應該是當場昏了過去,因為我不知道後來發生什麼事,再度有知覺的時候,我已經被抱到院長的床上躺著,然後被送到一家小診所縫了幾針。之後的幾個月,每隔幾天我就會被爸爸載著去診所換藥。也因此,我到現在還不知道要怎麼轉單槓。

我從幼稚園就開始學鋼琴,有一陣子我的鋼琴老師就在幼稚園中教我和其他幾個幼稚園學生彈琴,所以一星期中有幾天,我可以不用上課,到樓上的院長房間學琴。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歡彈琴,反正大人叫我學我就學了,雖然不喜歡練琴,但也不會排斥就是了。

練完琴通常剛好是吃點心的時間,那時候的點心大概就4~5種在輪,印象最深的有:綠豆湯、沒有料的乾麵、粉圓、餅乾牛奶這幾種。其中我最喜歡吃的是乾麵,雖然沒有料,但有拌一點點辣椒醬和一咪咪的小蝦米(白色的應該叫蝦米皮?),每次輪到吃乾麵我都會非常高興。至於我最討厭吃的應該是餅乾牛奶,餅乾是一般市場有賣的夾心蘇餅,牛奶則是奶粉泡的半稀不稀、半熱不冷的奇怪牛奶。不過無論是哪種點心,我還是會把它們通通吃光光。

大概11點左右,幼稚園就會放學了。有時我老媽(當然那時候比較年輕)會騎著小50來載我回去,有時我就跟同學一起走路回家。我們住的那個村子很小,大部份的人都走一樣的路上下學。路上有時會看到一種紫色的果實,同學跟我說那個可以吃,我也就傻傻地摘來吃,但其實那果實一點也不好吃,有股青草的澀味,但每次同學叫我吃我都會吃就是了。

現在想起來,我能長到現在這麼大也滿幸運的。

我讀幼稚園中班的時候,老師看我還滿會講話的,加上我個子小,就叫我代替小班背一段送大班學生的演講稿。我小時候真的很會背東西,和現在完全不一樣,當我把那一大段演講稿背完,錄音帶裡聽到了有家長在竊竊私語說「剛剛那個真的是小班的學生嗎?」當然不是啦,好歹我也是個中班5歲的小大人咩。

幼稚園裡偶爾還會辦運動會,那並不是我擅長的東西,只記得每次運動會要結束的時候,都會有老師拿著一大桶的糖果,從高處灑下送給小朋友們吃,接到多少就能吃多少。但我每次也都只能撈到1~2顆,看到男生每次都能搶到很多顆,心裡每次都很沮喪。

到了大班要畢業了,因為我鋼琴彈得不錯,就被派去當開場樂隊的主奏。所謂樂隊也就是一群小朋友一人拿一個敲敲打打的樂器,再配上一台風琴的組合,而我就是那個彈風琴的。那時演奏的曲子好像是「青春舞曲」,也就是那個「太陽下山明朝依舊爬上來~花兒謝了明年還是一樣地開~我的青春一去無影蹤~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歸來~」,現在想想,這首歌根本就是彈給當時的家長和老師們聽的,小朋友要談青春一去不歸來實在好沉重。

除了樂隊的演奏之外,老師還安排我獨奏一首歌(當然也是用那台用腳踩才有聲音的風琴),演奏的曲目是「老黑爵」,怎麼盡挑這些沉重的曲子我也不知道,反正老師叫我彈我就彈吧。然後我還參加了兩個舞蹈的表演,還有一個全體畢業生一起在台上唱的聖母頌。

大班的下半年我全在練習這些才藝表演中渡過了。

在這些才藝表演外,我還代表畢業生背了一大段的畢業感言。小時候的我真的很厲害,長大後卻越來越不中用,所謂「小時了了大未必佳」,大概是我的最佳寫照。
創作者介紹

MOS發牢騷

martha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